成都商報記者 王歡
  攝影記者 王效
  小濤“說”:
  一個多月前在QQ上聽網友說可以介紹工作,就自己坐火車來到成都,和六個同為聾啞人的同伴一起住,大家來自全國各地。
  來到成都後就立即被“工頭”沒收了身份證和手機。
  一開始被強迫到公交車上扒竊,後來到動物園外扮“喜羊羊”收費跟人合影。
  因為不願意強行向人討錢,晚上常挨打、罰跪,還不給飯吃。
  雷鋒車隊的的哥 謝謝你們的愛心尋找
  ■動物園公交站門衛王師傅
  用兩個多小時和聾啞青年小濤“筆談”瞭解情況;給小濤父親打去了電話,這也成了小濤父親朱華近兩個月以來第一次得知失蹤兒子的消息
  ■成都雷鋒車隊隊長李永全
  朱華將苦惱告訴了在合肥當出租司機、合肥陽光愛心出租車隊成員的侄子,侄子和李永全在微信上認識,李永全立即答應發動隊員去成都動物園找小濤
  ■成都雷鋒車隊成員羅建斌
  昨日一早來到動物園,“安了心一上午都不載客,專門來找人的。”當他走進公交車站時,正好碰上了王師傅。兩人找到了“喜羊羊”小濤,一路飛馳,趕往機場見父親
  昨天中午12時許,在雙流機場T1航站樓外,23歲的小濤眼睛緊緊盯住從出機口涌出的人潮,仔細地張望著。突然,他拔腿就朝人群中一個中年男子跑去,張大了的嘴巴卻發不出一絲聲音。“兒子!”伴隨著中年男子的一聲帶著哭腔的呼喚,小濤一頭撞進他的懷裡,靠在背上無聲地哭了起來。
  據安徽霍邱的聾啞青年小濤“說”,近兩個月前,他在網友的誘惑下,來到成都尋找一個“日薪260元”的工作機會,不料剛到成都就被收走了身份證和手機,被迫從事扮卡通人物強行與人合影索要報酬等非法工作,弄不到錢就要挨打挨餓。前天,他終於鼓起勇氣,向一位陌生的好心保安求助,兩個城市,數位好心人的熱心幫助,讓他和家人終於重逢。
  “筆談”兩小時
  保安發現聾啞青年疑似被拐
  這位好心的保安,就是動物園公交站的門衛王師傅。王師傅說,他第一次見到小濤是一個多月前,他身上總是穿著喜羊羊或者大熊貓的巨大布偶服,戴著頭套,在動物園前的小廣場上,手舞足蹈地做出一些可愛的動作,拉游客合影,然後索要一些報酬。“有那麼幾次,他摘下頭套走進我的值班室,滿頭大汗地用手跟我比劃些什麼,我看得出來,他是想告訴我什麼事,但他每次的動作就是用右手指戳左手心,然後不停地指向遠方,流露出渴望的眼神。我實在是看不懂,還以為他只是在對我賣萌要錢,於是都對他笑笑就過去了。”
  前天下午5點過,小濤又走進了值班室,這次他並沒有穿成喜羊羊,而是一身休閑服,看起來沒有在幹活,所以王師傅招呼他坐下“聊聊”。王師傅找來了一張報紙和一支筆,寫下了第一個問題:“你是哪裡人?”
  在這場持續了兩個多小時的“筆談”中,小濤告訴王師傅,他是安徽人,家裡還有三個人,一個多月前來到成都來打工,工作就是“扮成喜羊羊和別人照相”,工頭安排他住在保利198公園附近的宿舍里。寫滿了兩張報紙,“聊”了一個多小時後,當他被問到每個月賺多少錢時,小濤告訴王師傅,別人喊他來成都時說的是當建築工人,一天工資260元,一個月可以賺七八千,結果過來了才知道是扮布偶,一天只有50多元的收入,還要被“上面的”收走一半。王師傅這時心裡“咯噔”一下,“他不會是被人騙來的吧!”他試探著寫下:“那你想回家嗎?”小濤回:“想。”“那怎麼不給你家裡人打電話?”“你幫我打。”小濤隨後在報紙上寫下了一行電話號碼,併在旁邊寫下“爸爸”兩個字。由於自己的手機沒電了,王師傅向一位過路人借了手機。
  “接電話的是個男人,他一聽說兒子在成都,立即激動得喊了出來,都快要哭了!”這個男人正是小濤的父親,他說兒子被同學騙走,一直杳無音訊。王師傅說了自己工作的地點,小濤父親說馬上買機票飛到成都來。
  “我告訴小濤爸爸馬上就要來了,讓他今晚就不要回那個宿舍了,跟我回家裡去住,但他一直搖頭,顯得很緊張,說必須回去睡,還囑咐我不要把這件事告訴任何人。”7點多,小濤執意離開了王師傅的值班室,他告訴王師傅,自己第二天會再來當“喜羊羊”。
  合肥成都出租車愛心接力
  師傅放棄生意送他去機場
  “一個陌生的長途電話告訴你,找著失蹤的孩子了,結果過一會兒再打,對方說不知道這事,擱你瘋不瘋?”說這句話時,小濤的父親朱華———一個50多歲的安徽漢子把近兩個月未見的聾啞兒子摟在懷裡,讓他哭倒在自己肩膀上,自己的眼眶也是紅紅的。
  前天晚上接到王師傅的消息後,心急如焚的朱華立即買好了從合肥飛成都的機票,但再按來電打回去問孩子情況時,接電話的卻說自己不是王師傅,讓他又一下子如墜冰窖。正當他六神無主時,恰好在合肥市當出租車司機的侄子打電話過來,朱華把情況一說,正巧侄子是合肥陽光愛心出租車隊的一員,和成都雷鋒車隊的隊長李永全在微信上認識,熱心的李永全立即答應發動隊員去成都動物園找小濤。
  前天晚上10點多,李永全隊長在雷鋒車隊的微信群中發佈了這個消息後,兩位師傅馬上專程繞到動物園附近找尋,但當晚並沒有收穫。昨天早上8點,雷鋒車隊成員、成都綠舟出租汽車有限公司的羅建斌師傅又開車來到了動物園,“當時我就是安了心一上午都不載客,專門來找人的。”他先在動物園外的小廣場轉了一圈,沒有發現小濤,他又沿路在各單位門衛室一一詢問,而當他走進公交車站時,正好碰上了王師傅。
  羅健斌胸前佩戴的“雷鋒車隊”標誌,還有主動出示的身份證、出租車運營證,打消了王師傅的疑慮,兩個人一起在小廣場上找到了穿著喜羊羊布偶裝、正在“上班”的小濤。“你快跟我去機場,你爸爸12點就到成都了!”在王師傅耐心的“筆談”安撫下,小濤上了羅健斌的出租車。一路飛馳,一個多小時後,在雙流機場的T1航站樓外,上演了本文開頭那一幕。
  報警
  “被強迫拉人合影掙錢”
  警方將調查取證
  “兒子是被我們當地聾啞學校的同學給騙出來的,”朱華告訴成都商報記者,他們一家是安徽霍邱縣人,小濤今年23歲,一直在父母身邊生活。5月16號下午他跟家裡說去和同學聚會,然後就一直沒有了蹤影。朱華說,兒子這已經是第二次失蹤了,第一次是在今年正月初六,當時也是沒跟家裡說,就被一個同學(也是聾啞人)偷偷叫到上海去打工。“那個人這幾年介紹了十來個同學出去打工,最後全都失去聯繫了,我們兒子還是第一個找回來的,感謝好心人啊!”朱華拉著羅健斌的手不住地道謝。面對朱華提出的酬謝和路費,羅健斌和王師傅都堅決不收,“這是小事,應該的!”
  成都市特殊教育學校的手語老師在和小濤“交談”後告訴朱華,小濤是一個多月前在QQ上聽網友說可以介紹工作,就自己坐火車來到成都,被“工頭”在火車站接到了新都,和六個同為聾啞人的同伴一起住,大家來自全國各地,互不認識。小濤來到成都後就立即被“工頭”沒收了身份證和手機,一開始被強迫到公交車上扒竊,後來到動物園外扮“喜羊羊”收費跟人合影,因為不願意強行向人討錢,晚上常挨打、罰跪,還不給飯吃。
  聽了兒子的控訴,朱華立即到附近的青龍警署報了案。在手語老師的幫助下,小濤花了兩個多小時的時間,終於艱難地向民警“說”出了自己在成都的經歷。昨晚9時許,在成華警方和新都警方的陪同下,小濤和父親返回宿舍,從房間內取回了小濤的身份證,但沒有見到其他聾啞人同伴。截至昨晚記者發稿時,小濤仍然在警署配合調查取證,民警表示,如果小濤所述屬實,將會聯合新都警方出擊。朱華表示,兒子歸鄉心切,他們會馬上買機票返回安徽。  (原標題:“喜羊羊”手語求助: 有人強迫我拉人合影掙錢)
創作者介紹

jackey sze

sblamxeoy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